我的“劝导员”袖章
来源:港航局四分公司团委  作者:覃杰  时间:2020-06-11  点击量:   
【字体:

在家中玄关处,我专门留了一个格子,保管我的“劝导员”袖章;在相册里也珍藏了一张照片,那是我在今年疫情期间蹲守卡点许多天的纪念。

印象中的新年丰富醇厚,是热气腾腾的灶台,是漫天飞舞的烟花,是陪爷爷烧一炕的柴火到天明的安详,我们那儿叫“坐三十儿夜”,火不能灭,人也不能睡,鸡叫天明才算数的。

而鼠年的春节却显得特别,没有往昔喧嚣的火红。从城市到乡村,偌大的中国被疫情的氛围所弥漫,这不仅是“疫”,也是“役”,是一场没有硝烟,国人共同抗击疫情的“战役”。

一月二十六日,我在湖北老家的山坳里接到了“远离隔离 防范防控”的动员令、执行令,封城、封路、封村等措施开始了。除了电视荧屏和互联网带给我关于疫情的消息,还有我姐——村里的妇女主任。那段时间,宣传疫情防控、守卡点、人员排查、家家户户量体温,她日渐忙碌的身影,在某种意义上见证了疫情防控愈加严格的形势正铺展开来。

二月初的几天里,我想我可以为疫情做些什么。我找过我姐聊了几次,希望能够加入到抗疫一线,哪怕是让我天天去蹲守卡点交通执勤、量体温,做一名抗疫的志愿者,我都觉得无比的光荣。

二月中旬,疫情防控形势愈加严重,我所在的乡镇退役军人服务中心发布了紧急招募退役军人志愿者的招募令。看到招募令的一刻,老实讲是勾起我内心的一团火的,全然已有军人“若有战,召必回,战能胜”的气势。我随即便向服务中心领导递交了我的“请战书”。

“我不是一名军人,但是是一名老党员,希望在关键时刻能为国家贡献绵薄之力,我志愿加入防控一线工作,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坚决服从党组织的领导。”当天中午,我作为抗疫志愿者到村委会报道,一同来的还有我的叔叔,一名退役的武警战士。见到的,还是那个忙碌的村妇女主任,没有时间再多交谈,她安排给我们坚守村公路与省道的汇合点,对路过的非应急车辆和人员进行劝返的任务,临走前,交由给我们两个红色袖章——“劝导员”。

鲜红的“劝导员”袖章用别针别在我左臂的那一刻,跟我第一次戴红领巾和戴党徽的心情是一样的,都是激动,亦是自豪。二、三月的湖北,天还很冷,没有帐篷,作为劝导员下雨了也是撑伞在雨中值守,雨大的时候偶尔在路边的老百姓家里躲一躲。

在执勤卡点的三十几天里,我时刻牢记“劝导员”的职责,积极宣传不串门,不聚集,禁止外来车辆和人员进入本村,排查发热发烧人员并及时上报村委会,共劝返村民三百余人次,劝返车辆一百余辆。

奋战在疫情一线的时光,是我最为难忘的,也让这个春节赋予了特殊的意义。如今,“劝导员”袖章已从我肩头转入了玄关,却时刻警醒我党员的责任和铁建青年人的担当,鼓励我用无畏行动践行初心与使命,在国家民族需要我的时候,挺身而出做好勇担敢为“主力军”。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