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那边的“信号之路”
来源:十四局四公司  作者:刘震 何其芳  时间:2019-12-27  点击量:   
【字体:

在茫茫戈壁,亘古荒原之上风沙掩埋的不仅仅是古丝绸之路的阵阵驼玲甚至是现代文明。很难想像,当我们拿mate30步入5G时代时还有人在为打通家人的电话,发一份施工日志苦苦寻找2G、3G信号。

在十四局北疆矿业项目部施工驻地,有一条被职工们命名的羊肠小路——“信号之路”。其实本没有路,只是职工们上上下下来回往返多了,便踩出了一条路。正这样一条不起眼的路,却是联通新疆与内地,牵挂与思念,工作与家庭的幸福路。在这条小路上无论风吹日晒、暴雪严寒,都会有人在站在山顶或三五成群,或独自一人,在夕阳下打着电话,成为山那边最美的风景。

永不消失的电波

“今天轮到我给项目部发送施工日志了,再不发,时间太晚了,就影响项目驻地同事们休息了。”2018年12月新疆早已天寒地冻,室外气温接近零下20度。新毕业见习生谷守法,正一手攥着手机,一手不停擦拭着窗户上的冰花,焦急的望向窗外,因为今天轮到谷守法发日报。为了不耽误明天施工,同时给项目驻地保平安,郭建功决定穿上棉衣陪谷守法走一趟“信号之路”。

“算我一个。”孙明宇自告奋勇道也加入了送信的队伍。

没有丝毫的犹豫,三人穿好衣服,一头闯进了漫天风雪中。以往原本三五分钟的路程,那天他们走了二十分钟,到山顶时已经是晚上11点。为了防止手机因天气过冷自动关机,他们三个人抱成团,将手机放在棉袄里发送日报。往常只需要10分钟发送完成的日报,那晚他们用了半小时。

随着,文件发送成功的消息提醒,他们也长舒了一口气,总算为一天的工作画上了句号。回到了驻地,三人早已成了雪人、泥人,他们互相笑着拍打对方身上的积雪,仿佛一切的寒冷都在这患难与共的团队里融化了。

温暖的问候

“亲爱的,老家暖和了吗?你跟孩子们还好吧?今天吃的什么?老大呢?”终于忙完一天的工作,郭建功迫不及待的拨通了家属的电话。初春的新疆乍暖还寒,风吹过耳边隆隆作响,对面的声音经常听不清楚,两人通话基本靠喊。

“爸爸,爸爸!”

“你听到了吗?孩子在叫你爸爸,郭建功?听到没有,说话啊!”电话里妻子兴奋焦急的询问着郭建功。

这是郭建功平生第一次,听到儿子叫自己爸爸。为了一这声“爸爸”,郭建功整整等了儿子851天。

因为常年在外工作,孩子从小跟爷爷奶奶长大,儿子对于爸爸似乎没有任何概念。不知道是儿子对父亲亏欠的惩罚,还是上天对这份真情迟来的回报,无论郭建功如何亲近儿子,孩子从来不愿意叫一声爸爸。直到2019年春末,在戈壁摊上,郭建功终于听到儿子的呼唤。那一刻,这个从不掉泪的山东汉子,不禁喜极而泣,泪撒当场。

这就是铁建人的父爱,沉静如山,热烈如火。

牛郎织女的爱情

“同学们都说我跟我女朋友是真爱,像牛郎织女一样。一开始我还只以为是祝福,不成想他们解释说,我跟女朋友像牛郎织女似的,一年只能见一次。”孙明宇苦笑着说。

异地恋对与相爱的人既是煎熬,也是考验。一份真挚的爱情不仅仅是风花雪月,而是同甘共苦。孙明宇和女友相识相知相爱在大学,他毕业后选择了参加工作,女友则选择继续读研究生。两人异地恋后,“信号之路”便成了孙明宇爱情里的必经之路。他们一起分享彼此学习工作中的苦辣酸甜,互相加油打气,一起度过了青春中最艰苦的岁月。如今,双方都已经适应了新的环境,并相约一起向同一个城市奋斗。正如歌中唱的“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这就是爱,糊里又糊涂。”

这就是北山矿业职工们的“信号之路”,一路走来撒下的故事如灰不溜秋的羊粪蛋般不起眼,可谁敢说那灰不溜的外表下不是在酝酿一个春天,约一场花开。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