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建人的四季
来源:十四局四公司  作者:刘梦雪  时间:2019-12-27  点击量:   
【字体:

春夏秋冬本是指一年四季的季节更替,而像我们这样因为工作原因远离故土的铁建人则对四季的变化有许多不一样的感悟,一边感叹大自然赐给我们的瑰丽风景,一边又惊讶于大千世界的万种变化。在十四局四公司武大高速项目部的路上低头可以看见融合了我们同事辛勤汗水的桩头,抬头可以看见黄陂区的长林丰草、姚黄魏紫。当我们驰骋在这片土地时,只要略有停留,就会被自然界春夏秋冬那极致的画卷所震撼。无论是春的烂漫还是夏的繁华。无论是秋的干爽还是冬的皎洁。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段难以忘怀的记忆。

在我眼里,武汉好像是没有春天的。即便有,也是极其的短暂,跟家乡的夏天一样,总缺少了浓墨重彩的一面,只用一笔便匆匆带过了。先前没有来武大时很羡慕江南的景色的,尤其是春天。那时我总会把武汉纳入江南的行列。但是武汉的春天实在是缺乏江南的妩媚之气。真正的江南的春天,冷热有个度。更像一个小女人,温柔宁静,朦朦胧胧的。而武汉的春天,却很少有女人那种优柔寡断的性子,显得大大咧咧的,倒像一个男人。他的名字特定了他的性格,“武汉”,练武之汉子,属武夫也,哪来温柔细腻可言?所以温度大起大落,气候放荡不羁,倒也没有辜负“武汉”这个美称。在这样反复无常的天气下,我们前期进场的同事顶着身体的不适完美的完成了建家建线的任务,为后期进场的同事创造了良好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为即将开始的筑路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武汉的夏很有特点,这是举国闻名的。“江城”、“火炉”城市,这些有特色的外号都形容着武汉。武汉的夏是疯狂地,猛烈地。就如同这座城市人们的性格一样,颇有歌德式的“我就这样爱你,与你何干”般肆无忌惮的热情。久而久之,哪怕你是一块坚冰也要被融化的。当你逃无可逃时,你会慢慢发现武汉的夏天其实有着别样的风情,于是你不能不爱上他。我刚到项目部的时候正是武汉最热的时候,八月的武汉热得纯粹,热得人心发慌,基本上你无处可逃,从清晨第一抹阳光就如同一把利剑刺向人们,如此十几小时项目部的院落里热得发烫热、雾气缭绕,到了晚上七点之后,太阳还能依依不舍地挂在黄陂上空的枝丫间不肯落下,在这样艳丽而又妖冶的光华中,没有人可以逃脱,对于像我这样来自北方的人,这时的武汉才给了我一丝喘息的余地,晚上喝过新鲜的绿豆熬得绿豆汤后,在习习的微风中,和同事们一起漫步在项目部的驻地农庄里,边走边交流一天的工作,这是一天中难得的惬意时光。

武汉的秋是暴躁的,是本质上区别于家乡的秋的。武汉的秋是无法用温度感知的,从六月的夏蝉到九月的秋蝉,折磨人的鸣叫总是不绝于耳,占据了夏秋两季。经过三个月的酷夏折磨之后,武汉的铁建人终于迎来了漫长而独特的秋天,白日,太阳亮灿灿的挂在空中,给每一个曝露在它下面的人都带来温暖,甚至有些躁热,九月的武大高速终于开工了,现场的的兄弟们在阳光下待得久了,就如同刚洗过热水澡一样,尽管汗如雨下,但却没有夏天般的难受,因为悠悠吹来的秋风,让你的汗水在无声无息中蒸发,留给身体的,是透彻心扉的清凉。

遇上雨天,武汉的秋便带有一些冬的味道,连绵几日的阴雨,太阳始终躲在厚厚的云层后不愿露面,气温急剧下降,湿度却急剧攀升,每逢这个时刻,工地上的效率就会受到影响,所以每天晚上办公室都会在项目部群里发天气预报,以便工区的同事了解未来七天的天气预报,提前做好准备,有时还会通宵加班加点的工作,为后面的筑路工程做准备。 

武汉的秋冬交替并没有太明显的界限。清晨,或寒风凛冽,或大雾弥漫。那迎面而来的冷风撞击着我们早已在工作岗位开始工作的铁建人,侵袭着他们的肉体,擘剌着他们的身躯。苍白的天空,裸露的大地,刺骨的寒风,无不是对铁建人意志的考验和精神的洗礼。中午是秋的领域,那强烈的阳光扒下了铁建人身上的棉袄,又披上了单薄的秋衣。晚上,又轮到了冬的统治。它毫不顾忌地赶走了秋留下的任何足迹,空气顿时变得沉闷寒冷,肆无忌惮。那种空气中的冰冷分子可以渗透到铁建人的肺腑,让寒意深入我们的骨髓。这反复无常的天气不仅淬炼了铁建人坚韧刚毅的性格,更让我们拥有了苦中作乐的豁达。

当我们渐渐老去,依然可以向后辈们叙说当年的豪迈,依然会以自己曾是一名铁建人而自豪。铁建人的每一个春夏秋冬都是这么走过来的,我们虽常年漂泊在外,但我们很自豪,因为我们可以为祖国的建设舍小家为大家,我们铁建人都是好样的!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