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套西装
来源:中铁十七局四公司团委  作者:张鹏  时间:2018-07-05  点击量:   
【字体:

年后,十七局集团四公司渝黔项目隧道队长张大伟从老家山西晋中回到工地。他是6岁孩子的父亲,西装笔挺地回到宿舍后,赶紧换下衣服,用防尘袋套好,挂在简易的衣柜里。衣柜里挂着一件藏蓝色双排扣款式的衣服,因为年代久远,显得越发老土。后来一问才知道,那是大伟的父亲跟母亲结婚时的礼服,后来因为父亲工作的原因,不怎么穿。

大伟的父亲是1969年入伍,参加青藏格尔木铁路建设的老铁道兵,现在是物资公司一名普通的维修工。工作时间没规律,白天黑夜得随时待命,所以一年中大部分时间他都是穿着一套满是机油的工作服。尽管这样,父亲却毫不在意,倒是苦了大伟那勤劳的母亲,每天都要用平常两倍的洗衣粉,用刷子使劲洗才能把衣服上的油渍洗褪。洗过衣物的盆里留下了如墨汁般的浓水,水面飘着一层五彩的油光,倒掉之后盆底还留有一小把细细的沙粒。母亲经常把盆底亮给大伟看,展示她的劳动成果,也反映了父亲每日的辛劳。

不过大伟父亲这种艰苦朴素的品质,并没注入到遗传基因中。用大伟母亲的话来说,他是一个爱臭美的孩子。出门一定要打扮得整齐帅气,讨得大人的喜欢与赞美。

大伟上小学的时候,父亲在机械维修厂里上班。工作忙,没什么时间,所以从来都是母亲来接送大伟上学。仅有一次,外婆住院,母亲照顾外婆,让父亲送大伟上学。因为时间紧迫,父亲怕耽误上班时间,就直接穿上工作服送大伟上学。刚开始大伟很兴奋,拉着父亲的手有说有笑。快接近校门口的时候,遇到很多穿戴整洁的家长送孩子上学,大伟的心情突然有点失落。暗暗地瞟了一眼父亲的工作服,因为母亲不在家,父亲的衣服都没洗,只能穿着前几天那套工作服。衣服上面的油渍乌黑发亮,显得特别刺眼。大伟当时很害怕碰到同学,于是埋下头不说话。父亲看出了大伟的异常,就问大伟怎么了,这时候已离校门只有两三百米远,大伟小声地说:“爸爸,不用送我了,学校就在前面。”父亲并不知味,还以为大伟担心他上班迟到,可是考虑到大伟的安全还是想送到校门口。父亲看了一下手表,想加快脚步。大伟却拽着父亲不肯走,情急之下甩出一句:“我不想让人家以为我有一个收破烂的爸爸。”父亲呆住了,看了一下来往的行人,半天没有说话。大伟现在想起来,那对父亲是多大的伤害呀!但那次父亲没有骂大伟,反应过来后,他拍了拍大伟的书包说道:“那你自己过去,爸爸在这儿看着你。”大伟一路小跑过去,到校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父亲,他正微笑着冲大伟摆摆手,示意大伟快点进去。后来大伟把这件事当作玩笑讲给母亲听,父亲不计较大伟的幼稚无知,却经常说大伟成了小男子汉,讲究起“面子”了。

年前,大伟告知父亲今年从工地回家过年,父亲提前一天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备好大伟最爱吃的家乡菜。大伟一下火车,愣震住了。父亲里面穿着雪白衬衣,外面套着家里那套久已不穿的西装,样式虽然老土,但是非常整洁。

大伟的眼眶湿润了,自从大学毕业后进入父亲工作的公司,成了一名隧道队队长,平时一直穿着工装,西装也只买有一套,看见父亲穿着与时代格格不入的西装款式,心中觉得对父亲有种亏欠。

现在已是人父的他,更懂得了父亲当时的感受。回到家中,大伟拿过父亲换下的西装,小心翼翼地叠起放进自己随时带着的旅行箱里。父亲忙问道:“为什么?”大伟微笑着回答:“父亲,我更喜欢看您穿工装。”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