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生命一个不哭的理由
来源:中铁十七局五公司团委  作者:范俪  时间:2018-07-02  点击量:   
【字体:

 前一阵子读《苏东坡传》,苏东坡18岁时娶了小他2岁的王弗小姐,随后进京赶考,中了进士(那时考试见不到考者姓名,欧阳修阅卷以为文章是他朋友曾巩所写,为避嫌,给了苏第二名,不然苏是状元)。自此,苏开始了他才华熠煜,仕途颠沛的一生,而这一生里,苏妻只陪他走到了28岁(26岁病逝),给他留下了一个六岁的儿子。据书中的描述,她与他真正厮守的时间估计也就短短2年,大部分时间里,苏东坡都在外地做官。

苏妻是个平实精明的女子,可以说是个理性的人。不像苏东坡那么潇洒不羁,率性而为。苏大事聪明,小事糊涂,看不出别人的短处,总觉得别人处处好。苏妻在务实际、明利害方面,远胜过丈夫。在一起时,她忠言箴劝丈夫。妻子对他说:提防那些人,速成的交情靠不住。苏妻的这种智慧是自君子之交淡如水而来,水没有刺激的味道,但人永远不会对它生厌。就好比真诚的友谊永远不会特别表白,真正的好朋友彼此不必通信,因为对彼此的友情信而不疑,谁也不需要写什么,一年分别后,再度相遇时,友情如故。

这短短的相处,必然是有深刻的回忆在,不然,苏东波不会在妻死后的第十周年时写下: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岗。

这里有很多令我无法言说的感怀,追古思今,我只能说自己是如此的幸福,没有任何可以言说的哀愁,如果强说愁反而做作了。只是感觉到,人似乎能承受任何风雨,人的坚韧有时如顽石,如劲草,如疾风。虽然他们分别了,但逝者安息,生者也活的自成一派,历经风雨和种种不得志,这顽强的生命依然在,虽然他身后藏着这么多不为人知的爱与哀伤。多么卑微的生命只要活着,哪怕是苟延残喘,都值得敬佩。一段路能看多远,走多远,停在何处,我们都应正视,都该勇敢面对,也都能坚强的活下去。这活下去的理由不是为了我们自己,竟然是为了别人,这个别人是那些爱人、亲人们,牵挂的也是他们,他们是我们的家,我们的血脉。如此感受,自来工会见多生死后,更是笃信。

以上的有感而发,来自我们公司的“十佳好媳妇”表彰大会的现场。10位好媳妇身上都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或遭遇不幸,或漂泊不定,或命运多舛,生活处处充满了艰辛与尴尬。我想了想,这似乎是我们的写照,又不是。我们生自何处又去向何方?我们小心翼翼的走着脚下的这每一步,又抬眼望着遥不可及的诗和远方。活着,总要有这憧憬在,有这希望在,这口气才能在。提着这口气我们毅然决然地踽踽独行。可也不是啊!他们分明还有爱人的陪伴,有可爱的孩子,有温暖的家,有守望他们归来的父老。

听到动情处,很多同事流下热泪,很多感同身受,很多代入感。因为,这就是他们的写照。很多平时不觉得怎样的生活细节在这一刻被放大,被标识,被感伤淹没。是的,我没哭,我心里绷着根弦,心思在别处。很想用几句俏皮话缓解一下我周围的气氛,又觉得那是多么的不合时宜。所以,哭吧,哭也是一种态度。哭并不都代表了脆弱、忧愁和感伤。哭泣的她们分明让我感受到了勇气、乐观、坚强、韧性、柔软以及满满的爱。

爸爸当兵时,娘拉扯着我和弟弟坐几天几夜的火车倒汽车去格尔木,记忆的镜头里:我裹着大棉袄钻到别人硬座底下睡觉;娘一手拉着弟弟一手牵着我,几天几夜不怎么能合眼;西宁满大街脱了藏袍逮虱子的藏民;结满白盐巴的青海湖;绿皮军车走也走不到头的公路线;连队四周茫茫的黄沙和永远吃不完的扣肉罐头、午餐肉罐头、沙丁鱼罐头们;以及关我禁闭的小黑屋。

几年后再见到爸爸时,知道这是那个爸爸却怎么也叫不出口的感受,在我写到这里的这一刻竟然还残留在我心底。在那个当下,我想,这就是我们的命罢。我们生就该这样活下去罢。所以,娘平静,我们也平静,就这么平静地过着大人们艰苦的日子。小孩子自然只知道吃、玩,很快就融入有着那么多小伙伴的群体里去了,在孩子的眼里,没有什么艰难困苦和生活的艰辛,有的都是有趣的冒险游戏而已。兵改工后,娘和爸爸也曾有9年在一起的时光,如今退休的他们吵吵闹闹着,过着属于他们的安稳日子,一起慢慢变老。现在的媳妇们正是重复了那种生活而已。命运轮回,一代又一代。长大后的我成了这又一代。如今,看着那些甚至是我的下一代的人也回到了这里,想想自己,真的已年华逝去,成了这企业的中坚。

在工地只呆过短短2年,后来回来写稿子,时时下一线采访,也曾披星戴月翻山越岭地走过工地,只为达成我想要的某些素材。可我和他们蹲着吃过大碗的面,和他们徒步进过深山,见惯了他们乱糟糟的床铺和乌黑乌黑的胶鞋。今天,这些好媳妇们的经历似乎和我对爸爸那几个“蹙眉头”工地的记忆有了重叠,有一种久违的感觉,就好像隔着时空的距离父辈和我们的经历相遇了!这种感受很奇妙,关于命运的重叠,某些共通的东西,以及那一代人志在四方、不畏险阻、勇攀高峰、逢山开路,遇水架桥,铁道兵前无险阻;栉风沐雨,餐风露宿,铁道兵前无困难等等口号,或者说是一种精神写意,那些已经在我脑海里符号化了的东西,现在和我们这些提出了工匠精神、新铁军精神的时代又重叠了,这应该就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弘扬与传承罢。至今,我最喜欢的军歌之一还是那首上学时经常被用来拉歌的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词曲都那么让人振奋,似乎有无穷的力量,歌曲里传达出来的乐观和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精神,特别能感染到我们。

生活本来已经够沉重了,为什么我们不笑着面对?如果我们的身无处安放,就请关照我们的心吧。有家的地方我们的心是安稳的,有家的地方就有我们的根和魂。家让我们能微笑着前行,面对一切风雨,兼程。家就是这么有魔力:幼时它是你的全部,带你游戏玩耍的父亲和对你呵护备至的母亲就是你的全部,那时的他们挺拔伟岸;少时想拼命的挣脱它的束缚,严厉的父亲和唠叨的母亲就是你的束缚,那时的他们其实正当年华;等爱人来了、孩子也来了、父母日渐佝偻了背,灰白了发,不再有灵活的腿脚,他们热热闹闹儿地过着有烟火气的人生时,家这个时候又变成了你的全部。我们没有理由不勇敢,因为我们现在的牵绊是他们,这些亲人们,为了他们我们也得充满期待的活着,让嘴角上扬,让眼前的苟且长成诗和远方的田野吧!

或许,这是让生命不哭的理由之一罢。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